在今年3月之前,劉承熙的找工作態度還比較“淡定”。
  這位北京某211高校的法律專業應屆碩士生,從去年秋天求職開始就將目標鎖定為北上廣深的公務員。與時下降溫的“公務員熱”不同,劉承熙選擇報考公務員是出於自己的理想。“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家國情懷,想為自己的家國做點事。我希望自己能進入體制內盡自己的能力為普通人做點事。”
  身兼學院學生會主席和班長的劉承熙確實是個熱心腸的人。研究生三年負責班級與年級的瑣碎事情,經常熬夜到凌晨。即使在去年秋天找工作最忙碌的季節,他仍舊將班級事務安排得很妥帖。一位老師對他的評價是“如此熱心的班長以前沒見過,以後也很難再有”。
  然而,公務員考試的競爭激烈程度還是超出了劉承熙的想象。
  國家公務員考試成績出來之後,劉承熙以5分之差無緣所報考的崗位。來不及失落的他準備迎戰即將到來的北京市公務員考試,但最終筆試成績比錄取分數線低了2分。接連兩次的失利並沒有打垮他。除了北京,他還報考了上海、深圳等沿海城市的公務員崗位。“因為相對於內地,一線城市的開放程度比較高,透明度高,有一些上升空間。”
  從今年1月開始,他有一半的時間在路上。在北京開往上海的T109火車上,他趴在卧鋪上複習公務員考試資料,做了一套模擬題,又將白天兩套題的答案作了校對。下火車後匆忙趕到考場附近的快捷酒店。考完試當天從上海火車站坐車回家過年,因為票源緊張,只好站了17個小時才到家。
  為了考公務員,他已經花了3000多元,對於這個一直自食其力的學生來說,這是筆不小的開支。3月初去深圳參加公務員考試時,他在朋友的大學宿舍借住了一周,自己花了50元買了被褥。一周後,他在汕頭參加考試時,帶著被褥在40元的小旅館里“湊合”了一宿。3月16日,劉承熙終於結束了在廣東省內的所有公務員考試。“這一趟下來才真的體會到‘舟車勞頓’的含義。”劉承熙如釋重負地說道。
  “最痛苦的不是旅途中的折騰,而是選擇。”在劉承熙去廣東參加考試的一周內,他的老師為他推薦了兩個中央級企業的面試機會。“那時候人在廣東,沒來得及趕回來。”至今他仍為自己錯過這兩個機會而後悔不已。
  但劉承熙的希望最後還是落空了。
  上海公務員面試結束一周後,沒有收到任何消息的劉承熙開始焦急。聽說有同學收到體檢通知,他坐不住了。鼓起勇氣給面試單位打去電話,對方回答:“沒有收到短信就是面試沒通過。”這句話讓劉承熙十分沮喪。原本他以為自己面試感覺不錯。沒想到,還是失敗了。
  接著他收到了北京街道辦筆試的結果,依然是“沒通過”。“最害怕的就是這種默拒,因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兒,也沒有辦法改正。”這一天對於劉承熙來說註定是倒霉的一天。相對於公務員,他曾把留校作為自己的次優選擇。經歷了兩輪筆試、兩輪面試之後,他沒有想到留校的希望也落空了。一天之中三個壞消息讓他幾近崩潰。他腦袋空空,不知道也不能做任何事。心中不斷地重覆一個疑問:“我能去哪兒?哪裡還有單位要我?”
  收到壞消息的這一天,劉承熙早早就睡了。求職6個月的經歷讓他選擇將痛苦遺忘在睡夢中。“因為第二天還要繼續投簡歷,沒有時間沉浸在痛苦裏。”
  看著周圍的同學陸續都找到了工作,劉承熙開始著急起來。吃飯的時候,他專門點了一份冰糖雪梨粥,“降降火”。談起找工作的經歷,他有時會發出一兩聲嘆息。由於本科學校非211,劉承熙在研究生階段不斷豐富自己的學生工作、實習實踐等各方面經歷,彌補自身條件的不足。但在找工作的過程中,卻經常因為“出身不好”被刷。一些單位的招聘要求中“只限北京生源”這幾個字也會打消他投簡歷的念頭。“在一個你和別人同樣的平臺上,就看一些早就註定的東西。”
  一周的廣東之行還是給予了他回報。他通過了廣東省公務員的筆試,面試時間定在4月底。舟車勞頓對他來說已經不是困難,難得的是機會。
  離畢業還有兩個月的時間,劉承熙一面參與企業的筆試面試,一面仍在積極備考大學生村官。不過他說自己不會抱有太大希望。因為家庭和年齡的因素,村官並不是最適合他的選擇。“只是放不下內心的堅持,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。”帶著深深黑眼圈的劉承熙喃喃地說。
  (應採訪對象要求,文中劉承熙為化名)  (原標題:為考公務員)
創作者介紹

Shopping Mall

peirmkiflrbj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